去乡村旅游,你图什么?_澳门永利赌场-澳门永利赌场实景

去乡村旅游,你图什么?

已有人阅读此文 - -
去乡村旅游,你图什么?

作者:尹燕

2018-08-01 20:04:18 来源:Hi,南周

  • 标签
  • 乡村旅游
  • 乡村振兴
  • 2018年7月28日,游人在洛南县巡检镇巡检街社区花海小木屋休闲区游览。(新华社记者 陶明/图)

    让我们先从一个真实的事情讲起:

    国内一知名历史学家讲述了他受邀去两所中学做历史学术报告(北京某著名重点中学和某贫困县所属中学)的不同经历。当在北京某重点中学做报告时,一上午的时间过后,已到午饭时间,他问现场学生:我还有点内容没讲完,但考虑到已经到午饭时间,你们看我是继续讲,还是到此为止,让你们去吃午饭呢?现场的中学生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继续讲!他后来从学校老师那了解到:学生认为这样的与历史学家面对面学习交流的机会非常难得,他们不忍浪费。相比之下,吃饭是小事。当他在某贫困县所属中学做报告时,同样是临近午饭时间,他的报告被学校老师打断,老师告诉他:因临近午饭时间,学生们希望能早点结束报告去吃饭。于是,他的报告无奈结束。

    我不想针对这个事件做任何价值判断,我们无法去分辨孰优孰劣。因为贫困县的孩子有太多理由这么想和这么做:因为贫困,他们会更在意食物,更在意物质的饱足感,一切都无可厚非。而北京重点中学的学生,家境相对富足,见识也广,所以对能否按时吃一顿午饭也就没那么在意。两个学校的孩子们都没有错。

    我之所以讲述这件事情,是因为它与“稀缺”有关。经济学家塞德希尔·穆莱纳森和心理学家莎菲尔在合著的《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一书中指出:稀缺心态是一切稀缺的根源。专注的“得”往往导致管窥的“失”。当稀缺俘获大脑时,人们的注意力会集中在紧急的事情上,并将其他事物排除在外。这种专注会让人们从稀缺中获益,让人们获得“专注红利”。由于“目标抑制”的作用,人们在专注某项重要事物的同时,就不容易想到其他重要事物。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损失可能更大。稀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稀缺心态。

    这不禁让人思考一个问题:究竟是贫穷导致穷人思维?还是穷人思维导致了贫穷?笔者不想也不能给出答案。但这个问题,倒是为我们在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发展浪潮中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思考视角。

    乡村振兴,是文化社会经济和生态文明的全面振兴。乡村旅游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重大不可小觑。无论是乡村振兴战略,还是乡村旅游发展,都是多方主体共同参与的,也是需要兼顾多方主体的利益的。地方政府、村民居民、工商资本、企业、新乡民新乡贤、城里消费人群等等,都是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的参与者和利益相关者。在这样一个生态圈多方力量博弈的过程中,任何一方都有自己拥有的资源、稀缺的资源以及最想要获取的利益。

    乡村振兴要发挥村民的主观能动性,这是乡村振兴战略起到实质效果的关键所在。乡村旅游发展也要充分尊重和考虑村民的利益,要在改善生态环境优化景观的同时,让村民更多参与到乡村旅游发展中来,从而实现农村更美、产业更强、农民更富的目标。但村民能否参与进来,如何参与,如何分享利益,这就成了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发展的重要问题。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提出:中国,从根本上来说,是乡土性的。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当今中国,面对汹涌而来的城市文明,乡村文明显得非常弱势,也极不自信。除了主观上的弱势之外,客观上来看,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发展的资金思路和技术规划设计等多来源于城市和工商资本,乡村旅游的消费群体也是都市人群,因此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村民在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发展浪潮中,似乎都难以完全当家作主。

    由于村民及地方政府对规划设计及资金等方面的稀缺性感知非常强烈,从而导致在这些方面产生“专注红利”,而对乡村文明文化及乡村自然人文资源这些相对隐性的部分缺乏关注,地方政府和村民更多的是选择把自身发展的规划设计及重要乡村资源的使用权交给了其他利益相关主体。随之而来的是,乡村资源的收益及增值部分也就更多地流向了其他利益主体,而村民在其中的话语权及收益权也就被明显削弱。乡村旅游发展中的很多要素资源是发展的基础与核心,其权属也不清晰,收益更不明晰。这样就很容易导致相关收益更多流向开发主体工商资本或其他的资源使用方,而农民获取的收益甚少。这可能导致的结果是:村民自主自觉发展的意识偏弱,参与的积极性不高,甚至出现消极抵制与破坏,多方利益主体难以协同发挥最大效用,从而影响乡村旅游与乡村振兴的效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