嗓门不能服人,专业的力量才能
王珮瑜给“熊孩子”上京剧课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李邑兰

发自:上海 2018-08-04 09:18:07 来源:作品上架

  • 标签
  • 《同一堂课》
  • 王佩瑜
  • 在《同一堂课》中,王珮瑜带着孩子们到上海京剧院实地感受京剧,分组学习不同行当。她让孩子们自己选择喜欢的戏服并学习戏服所代表行当的戏。(节目组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2日《南方周末》)

    “往往很多人会说,哎呀,学京剧多苦啊,京剧演员花的这些工夫,要是去做别的,早成了。这句话特别错,你做一个‘别的’试试。你这个做不好,别的也做不好。”

    接受《同一堂课》节目邀请时,“瑜老板”王珮瑜自信能驾轻就熟地完成任务。三天,上海罗店中心校,24个小学三四年级的孩子。教他们京剧有什么困难的?

    王珮瑜有底气这么想。2011年起,她就开设公益讲座“瑜乐京剧课”,向大众普及京剧,几百场讲座都面对成百上千成年观众。“王老师”讲课自有一套方法:招式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比如,演唱《四郎探母》,用吉他伴奏;或将京剧基本动作做成表情包,让年轻人笑着接纳传统文化。

    上综艺节目,王珮瑜也不陌生。她是不少节目的常客,谙熟游戏规则。《同一堂课》录制前,她就嘀咕,要让节目更好看,得配合一些表演。“我们作为演员,有一个天然的职业习惯,镜头对着我,我要表演。”她解释。

    没想到,《同一堂课》开始录制后,王珮瑜累积的所有经验全部失灵,什么都演不出来,只剩疲劳、无助。授课三天,成为她职业生涯前所未有的挑战。

    第一天拍摄上午,现场就乱成一锅粥。24个“熊孩子”满地乱爬,哇哇乱叫,没人听王珮瑜说什么。王珮瑜不是他们的老师,就没什么权威性。

    越想控制,孩子们越不受控制,这样乱了一上午,王珮瑜无计可施。旁边的工作人员也着急,这么下去什么课也讲不了,想去帮她一把:要不找个外援?王珮瑜拒绝了,说自己能顶、能扛。“有什么办法?没有办法的。我就在旁边观察吧。趁这时候,他们的性格都显出来了。”她在现场说道,如同自我安慰。

    下午上课,王珮瑜想到一招——请“小蜜蜂”救场。“这回他们的声音可盖不住我了,这个东西就是话语权。”王珮瑜有些得意地说。可想而知,嗓门大并没有解决问题。

    真正的转折点出现在王珮瑜开嗓那一刻。她唱着京剧《空城计》的四句定场诗,“忆昔当年居卧龙”……穿梭于孩子中间,保证几句念白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进他们的耳朵。孩子们听傻了,哄闹的教室很快安静下来。

    “后来我想,什么东西最震慑他?一定是我熟悉的专业。你不用吼,你再吼你也吼不过他,好,那就迅速让他们进入我设置的轨道,让他们念、让他们唱,他们就安静了,这就是专业的力量。”王珮瑜认为,这与自己的学艺经历非常相似,“第一个专业老师口传心授这样教了一句以后,我被震慑住了,所以我知道这个东西一定有力量。那些孩子听我念完以后,也许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他就会觉得,这个东西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好像跟平常不一样。这是人跟人之间的一种场,靠某一种力量给它黏合起来了。”

    自此,孩子们对王珮瑜心悦诚服。她能够掌控课堂,得心应手地讲课了。

    尽管在戏校经历了九年艰苦的童子功训练,但面对孩子,王珮瑜却特别强调不说京剧练习的苦,而更偏重互动。(节目组供图/图)

    “这个做不好,别的也做不好”

    王珮瑜一开始就被节目的名字吸引住了,她对“课”“课堂”等词汇有好感。“它代表着文化或者一种朴实,好像跟综艺没有特别大的关系,是一种高级的节目。”王珮瑜说。她把自己视为教育的受益者,非常清楚教育的意义。“你在舞台上表演,只是一个呈现,而教育是解释工作,必须掰开揉碎给他讲清楚。”她喜欢教育和培训,尤其针对年轻人群体。

    在《同一堂课》里讲什么,由王珮瑜自行设计。第一天上课,她从京剧的发展起源讲起。京剧形成于特殊时代,那时女子不可以学戏、看戏,所以是纯男班,角色无论男女都由男性扮演。无形当中,孩子们就知道,封建时代男女不平等,自己会生出一番思考;再讲京剧名篇,主角一定要选孩子们听过的,或者熟悉的历史人物。王珮瑜想到了诸葛亮,这位智者最有名的一出戏是《空城计》。她就由此引申,来讲述这则奇妙的历史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