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话题里的冷知识 北极高温,是真的吗

已有人阅读此文 - -
热话题里的冷知识
北极高温,是真的吗

作者:

2018-08-09 10:20:33 来源:环境

  • 标签
  • 北极
  • 北极熊
  • 极端天气
  • 无人机拍摄下,浮冰上的北极熊。2018年夏天,由于北极圈个别站点瞬时温度超过30℃,北极高温和北极熊的生存状况引发热议。(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9日《南方周末》)

    “北极并不热!”北极圈内有个别站点超过30℃,但从整个北极圈内平均温度来看,6月至今的状况和历史上相差不大。北极圈外,以瑞典、挪威、芬兰为主的北欧东北部地区,这个夏天的确经受了不同寻常的极端天气。

    北极熊整体数量的稳定得益于各国禁止商业捕猎的决策,但在捕杀越来越少的21世纪,气候变化仍然是影响北极熊数量的重要因子。

    立秋已过,炎热并未褪去。不过,中国人这一周更关心的,是貌似“比北京更热”的北极圈。

    从写字楼的白领到等待取餐的外卖小哥甚至一些气象专家,从社交媒体到街头巷尾,悲情弥漫:“北极圈罕见32℃高温!我们有生之年,北极熊或许会消失。”

    大多数中国人从未涉足北极,对它的印象停留于常年冰雪覆盖的银色世界,这一次热浪,显然颠覆了“北极银”的传统印象。北极的讨论热情抵挡不住,就像一年前《外卖毁灭下一代》的刷屏一样,夹杂着扑朔迷离的真相。

    以8月8日各地最高温为例,北京29℃、上海35℃、广州35℃、北极圈外的斯德哥尔摩27℃、北极圈标线上的罗瓦涅米只有21℃,北极圈内的班纳克则只有15℃。

    在中国,专职研究极地气象的科学家只有十人左右,是气象界的“大熊猫”。气候变化,这个从1992年就纳入国际公约的话题竟以这样的方式热了起来。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极地气象研究所副研究员丁明虎这几天的心情有点矛盾,“希望变暖的话题传播,能有更多人关注,但又不希望它真的变暖,更不希望流言传播。”

    北极高温是真的吗

    “北极圈内个别站点超过30℃,与其说北极高温,不如说北欧东北部高温。”

    “这是我今天接到的第8个电话。”北极火了,丁明虎有点意外,北极研究一向“偏冷”。他正在紧急起草一篇关于这次北欧东北部热浪的科普文章。

    “北极高温”的话题,缘起于距离北京7000公里的北欧。多家外媒报道,坐标北纬70°06′、东经 24°96′,位于北极圈内、挪威北部城市波尔桑格的半岛班纳克(Banak),在2018年7月30日的瞬时温度达到32℃。这一次的温度单位的确是摄氏度,并非华氏度。

    根据丁明虎观察,班纳克监测站点的32℃高温是瞬间出现,7月30日午后很快又降下去。“我们评估认为,这次更多是局地极端天气而非整体变暖,发生在很小范围内。从整个北极圈内平均温度来看,6月至今的状况和历史上相差不大。”

    除了班纳克站点,南方周末记者还查询到,在北极圈线上的芬兰城市罗瓦涅米,7月有五天的最高气温超过30℃,其中最高温出现在7月19日,为31.4℃。中国国家气候中心也监测到类似情况,挪威和芬兰也分别出现了33.5和33.4℃高温,北极圈内一些气象站观测到气温超过30℃。

    在丁明虎看来,由于个别高温站点在北极圈内,这次热浪就被贴上了“北极”标签,说“北极高温”并不科学。

    这里需要厘清北极和北极圈的概念,二者不能画等号。北极是北纬90度的北极点;北极圈是指北纬66°34′以北的广大区域,如果以北极圈作为北极的边界,北极地区的总面积是2100万平方千米,这相当于中国国土面积的2.2倍。丁明虎以中国为例,“即便在广州和新疆,天气也截然不同。”

    实际上,“北极并不热!”——8月5日,正随中国第九次北极科考队作业的新华社记者申铖发表手记说。同行的考察队首席科学家助理、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研究员雷瑞波的观测印证了他的感受。“在中国第九次北极考察的沿航线区域,进入冰区后,气温维持在零下3摄氏度至零摄氏度之间,与历次北极考察相比,未见异常。”

    “其实是北欧东北部高温。”丁明虎说。

    除了上述几个国家在北极圈内的监测站点,在北极圈外,也不乏高温地区,以瑞典、挪威、芬兰为主的北欧东北部地区,这个夏天的确经受了不同寻常的极端天气。比如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就曾持续5天超过3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