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你不行,该不该反思”
温州洞头试验:干部不胜任就召回

作者:

2018-08-09 10:09:26 来源:时局

  • 标签
  • 干部
  • 温州
  • 海霞军事主题公园是洞头的红色地标建筑,14 名被召回的干部用了一整天时间在公园站军姿、排队列,接受党性教育。图为海霞军事主题公园。(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9日《南方周末》)

    “过去都以为我们组织部门是提拔干部的,现在有了这个功能,纪委不能下的人,我们能下了。”

    试点地区的共性是,被召回的干部级别都在处级以下。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处级以上干部的召回更需要探索。

    2017年3月,反腐剧《人民的名义》开播,一年之后,有些剧情成了现实。

    剧中,汉东省委书记沙瑞金对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说:“懒政不作为的干部由各市市委负责召回……重新学习党章……可以考虑降一到三级”。

    现实中,2018年5月,温州市洞头区供销社副主任魏华,就因在考核中得分过低被降为主任科员,成为洞头区第一批被“召回”的不合格干部。

    洞头区此次被“召回”的共有14人,包括魏华等4名科级干部和10名科员。他们或被免职,或被降职,或提前退休,有的还要在原系统接受为期3个月的观察,但人事关系已转至区人才办公室。3个月后,表现较好的可以取消“召回”身份,无明显改进者将被评为“不合格”,不服从安排的,则会被辞退或解聘。

    “我们也是受到了《人民的名义》的一些启发,决定配合已着手推行的量化打分制度,开启干部召回的大门。”洞头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志安是“召回”制度的主要动议者。

    “对干部量化打分的初衷,是希望找到一个让相关干部心服口服,并增强一把手调控力的干部考核办法。”2018年7月17日,吴志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2017年,洞头区委先对科级干部进行量化积分考核,接着又在干部中实施了“全员竞聘”,两项结果出来后,2018年5月,正式出台了干部召回制度。

    实施干部召回,洞头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者。2015年以来,已有贵州黔西南州、云南砚山县、广西靖西市、河南伊川县等地,先后作过探索,为落实干部“能上能下”提供了基层样本。

    “组织部拿起这把刀”

    李忠发今年51岁,目前在洞头一个镇任人大主席团副主席。

    2018年7月18日早上6点50分,他已离开家门,带队处理一起突发事件。次日他又随区领导去温州另外一个区开条线会议,下午返回洞头接着开会,晚上再搭渡轮回到所在的镇。

    “这是我现在拿出来的状态。”面对南方周末记者,处于被“召回”状态的李忠发说,他已“付出了代价”。

    他是和魏华一起被“召回”的4名科级干部之一,4人都受到了红牌警告。不过相比另外3人,李忠发还是“幸运”的,他没有被降职,只是领到了一个“基本称职”的评价。

    根据中央出台的《公务员考核规定(试行)》,公务员年度考核结果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和不称职四个等次。

    然而实际操作中,基本都是“优秀”和“称职”。洞头多位组织系统干部说,“不称职”从未出现过,除非违纪违法,也极少出现“基本称职”的“负面评价”。

    被评为“基本称职”,对李忠发来说,不仅仕途受发展到影响,年底也将少拿约2万元的物质奖励。

    造成李忠发考核等次不高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他家里装修老宅,因为家和镇政府只有几百米距离,已在基层工作超过30年的李忠发,时常临时回去打理。

    有一回,他终于“撞到了枪口上”,镇党委书记有事找他,却不见人影。“大家都这么辛苦,你却搞私人的事情”,书记批评了他,也给了他“差评”。

    若在以前,李忠发或许能“过关”,因为往年考核是单一维度地根据“区考核办”打分结果来参考,“一把手”基本不给副手打分。

    区委组织部长吴志安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常有一些单位一把手跑到我这里,说某某不行,指挥不动。可是我组织部门又有什么办法?没有依据啊”。

    于是,洞头区在2017年5月3日印发的《科级干部积分考核办法》中,确立了所在单位得分、组织考察得分、领导评价得分三个大类为主的评价体系,这就增加了“一把手”意见在副职考核中的权重。

    相关文章!